发表于 2014-2-14 13:06:56 |查看: 2535 |回复: 0
  是谁说的,梦的终点是另一个故事的起点。

  我们都曾无助过,也都曾那样那样的彷徨过,一个人徘徊在街角巷尾,或是下雨天,或是下雪天,仿佛只有这种天气才是诠释我们因爱受伤的最佳时机,我们会在心底默默对自己说,看哪,我是多么好的女孩呢!连老天爷都在为我哭泣。

  是啊,我们是多么好的女孩啊,可是不管我们多么多么的好,他终究是不要了呢。

  为什么?亲爱的我们,千万不要问为什么,有什么呢,你要知道,即便他在你眼里是千般好,可反过来你在他眼里已经一文不值。

  即使以前他有多爱你,可是现在不爱了,不爱就是不爱,是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事实,你不要对他说,我会改的,因为他是在你就是你的时候爱上你,如果你都面目全非了,那么他又为什么会喜欢你呢?

  所以不爱了就只是不爱了,没有谁对谁错,只有好聚好散,索性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一句话:没有谁离开谁就活不下去了。

  不是吗?我们还有我们的人生,将来以后会遇到比他好千百倍的人,而在那个时候,他只是过去。

  〉〉〉???***

  她叫黎梦雪,据说是因为妈妈生她的时候做了一个很美很美的梦,梦里都是纷纷扬扬的雪花,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美丽,所以他们给她起了这么一个梦幻的名字,像精灵一样的,梦雪。

  她的梦里有一个男孩,瘦长瘦长的身体,纤细纤细的手指,有着向女孩一样卷卷翘翘的睫毛,时常用大大的眼睛望着她,有时撅嘴像小孩,有时带着温柔的笑意凝视她。

  这是谁呢?

  她还记得,他第一次来找她时,眉眼弯弯的样子,她觉着稀奇,因为她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儿,简直像画出来似地。

  他问她,你叫什么名字?

  她说,我叫梦雪,黎梦雪。软糯的声音,温柔的眉眼,也不知是为了谁。

  跟他在一起的日子很开心很开心,即使是在梦里,却觉得像是过了好久,每次从梦中醒来,她的唇边总是带着笑,很甜很甜。

  她走在路上,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,没有她熟识的,也没有与他相像的,她失望的抬起头,看着中央广场的广告屏幕上突然出来的一则新闻:明达公司董事长因车祸被初步判为脑死亡,情况不宜乐观,醒来时间不定。

  她看着看着,突然地笑了,脑死亡?就是脑子出问题了吗?脑子不动了?呵呵!额,她抬头又看了看大屏幕,围在他周围的亲人们泪如泉涌,自己是不是太欢乐了?想了想,她放弃笑的念头,继续向前走。

  一张大大的照片在中央屏幕上显现,经过的人不禁唏嘘,这么年轻的男子怎么就出了车祸,可惜她已走远。

  缘分有时就是这样,来的时候你看不到,走的时候毫不留恋,它不知你已对它产生感情,硬生生的切断你们的一切,痛彻心扉。

  〉〉〉???***

  这一天,她刚躺下,男孩就从入了梦,他说,梦雪梦雪,我都等了你好久!那委屈的模样让她的心里一动,眼睛弯成月牙儿。还未开口就听他说,梦雪笑起来好美哦,像天上的仙女姐姐!

  她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,然后嗔道:瞎说,你什么时候还去见过仙女姐姐?

  他瞪大眼睛,仔细的想了想,我是没有见过真的仙女姐姐,但是梦雪你比电视里的仙女姐姐还要好看,他使劲的点了点头说,比她们都好看!

  她止不住的笑意渗透眸子,两个梨涡浅浅的挂在两颊,忽而想起一件事,疑惑的问他:你刚才说电视?你是这个时代的吗?

  他“哈哈”的笑起来,手舞足蹈了一阵子才停下来,然后喘着气说:梦雪你好可爱哦~~~我当然是这个时代的呢!

  她皱着眉,盯了他好一会儿,才喃喃道:我还以为你是古代大户人家的公子死了之后才入我梦的,没想到你是同我在一个时代,英年早逝的呀!见他脸上毫无笑意,甚至开始蔓延出一种浓浓的痛,她着急了,拍着他的背问他怎么了,他却轻轻拿开她的手,脸色苍白。

  早上醒来,她的头阵阵的疼起来,叹了口气慢慢坐起来,敲了敲头,想起那男孩昨天对她说的。

  “我不知道我是谁,我也不知道我是死了还是活着,我只知道我现在可以随便的飘进你们的梦中,观看你们的一举一动,或喜或悲”

  他说,梦雪,我因好奇而进了你的梦,进去的一瞬间就被淋湿,我想怎么会有一个人的梦境如此的悲惨,雨水搀着眼泪淹没了整个世界。

  他说,你知道我看到你的时候是怎样的情景吗?你一个人沿着街角巷尾不停地走,不停地走,时不时的仰起头看天,然后喃喃自语:我叫梦雪啊,应该梦见的是漫天大雪,为什么会是雨呢?为什么会是雨呢?说着说着你竟然哭了,眼泪止不住的滴落到地上,眉眼之间是化不开的悲。

  他说,以后我便日日来你梦中,次次被雨水淋湿,我想,就算是龙王爷也该哭够了吧?为何就是你,就只有你日日沉浸在雨中,怎么都不愿醒来,所以我第一次勇敢的去找你,想帮助你逃出你的梦魇,你看,我成功了呢,可是,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却独独拯救了你。

  她想这是她的美梦,这一辈子最美最美的梦了,因为是他拯救了她,是他把她从绝望边缘拉了回来,她的绝望无外乎是感情,她以为七年的感情早已爱到了骨子里,却不曾想她的男朋友却单单因为另一个女人和她分手。

  分手时她曾问过他,你不是说你这一辈子乃至下辈子就只会爱我一个人吗?那她又是谁?

  而他竟然说,梦雪,我们之间没有爱情,有的只是亲情,我们的爱像过家家似的,你来我往,不计较,不吵架,只是和和睦睦,可是和她在一起,我能感受到爱,而不是像我们之间这样。

  呵,过家家?从高中到现在,七年了,你用你的心想想,我们之间就只是过家家?身为男人,不爱了就说不爱了,腻了就说腻了,找这种借口搪塞我?你也不照照镜子,我会缠着你?做梦!

  她记得,她走出街角后就倚在了墙上,泪水不停地落下,她以为七年的感情总不会说断便断,没想到是她太自欺欺人了,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,她在他眼里早已一文不值,不是不爱,只是爱上了感觉。

  命中注定的事情,谁又能更改呢?这是缘分的结束,是痛的开始,却是爱的边缘。

  〉〉〉???***

  头越发的疼了,疼的她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,最后干脆从柜子里拿出安眠药来,连吞了两片。

  “梦雪,梦雪!”

  她又看见了他,全讯网96096010.com/qxw/那个男孩,正迈着大步,脸上挂着笑意的向她跑来,没由来的她的心从冷至暖,她冲他笑,笑容很暖,眼神很暖,他突然地就停了脚步。

  是不是在那一瞬间呢?他想,也许是在看她第一眼的时候,她的眼泪亦或是软软糯糯的声音吧,他突然地害怕了,突然地不敢过去,她的温暖是他给的,如果他不在了,那么她的温暖还会在吗?他,不知道。

  她看着愣在原地的他,不明就以,只好上前去,她用手抬起他的头,看着他懵懵的眼神,忽而笑了,她说,谢谢你拯救了我,所谓有恩报恩,所以我给你一个愿望吧,说说看,你想要什么呢?

  “你。”她的脸瞬间红透,就这样的盯着他,一眨不眨:你说什么?

  男孩认真的看着她,有些绝望,他说,如果我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人,如果我可以同你一样活在现实世界,如果我可以接你上下班,可以牵你的手去旅行,如果可以,我真的好想要你,可是我不行,所有的所有,我都给不了你,我只能活在这虚拟的世界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消失的梦境里。

  她勉强的对他笑了笑,说什么呢,可不能以身相许呢。

  是啊,不能呢,这是多大的美梦呢,又岂是我们可以奢望的呢?可是为什么我的心会这么难过?像快要死掉一样。

  她看着他,第一次看见他的眼泪,很清很清的眸子,却被它占满,雪铺天盖地的落下,她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美景,也看着他,他说,这是我的梦,我最美最美的梦。

  梦见我的梦雪站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上,看着我,嘴角弯弯,眉毛弯弯,然后…

  他俯身亲吻了她的额头,一句话轻轻地入耳。

  其实,没有什么以身相许,连心都向着你这边的,何况我呢?我只要,这样就够了……

  然后,他从她眼前消失,他把他最美的梦留给她,此后再未出现过。

  原来爱情可以如此,在爱上时消失,明明两人彼此相爱,却终究抵不过天涯相隔,这又是什么呢?还记得一句话吗?命中有时,终须有;命中无时,莫强求。

  〉〉〉???***

  “从此后我的梦境里只有茫茫的白雪,我想问的是是什么原因导致我做的梦呢?”虹桥医院里,一位女子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位医师。

  额,医师从旁边拿起手帕擦了擦头上突然冒出的汗,然后微笑的说:是这样的,你这个主要是压力过大引起的梦境妄想症,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,只要每天按时吃饭,多做运动,缓解压力应该就不会出现这个问题。

  梦雪鄙视的看着眼前的这个老头,慢悠悠的说,这是你第一次忽悠我时说的借口,现在还想拿这个忽悠?你起码给一个正当的理由啊,或者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梦境重现?

  梦境重现?老头抚了抚胡子,看着她急切的目光,然后说:怎么可能呢?我又不是神仙!

  从医院走出来,她的心情很低落,已经一个月了,梦里人却像从未出现过似的,而她已经是第二次来这个医院了,每次都说压力过大,废话啊,那是我的丈夫,我心里的未亡人,我压力能不大吗?可是,可是,我心里的未亡人,你又去了哪里?谁的梦境呢?

  “是的,在我脑死亡的时候,有一个人给我的鼓励最大,即使她什么也没做,只是陪在我的身边,但在我的生命中,她是唯一的。”

  中央街道的大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人,是脑死亡苏醒的那个人,明达集团的董事长程功终于苏醒过来,在此一个月间第一次接受记者采访,而理由竟然是想要找一个人。

  她抬头,再一次看向离她最近的那个大屏幕,那上面有一个人,眉眼不似初见时的温柔,却在提到一个人时,嘴角弯弯,眉毛弯弯。

  “我想找一个人,她因我的存在而温暖,我想我的突然消失一定给她造成了很深很深的打击,或许一辈子都忘不掉,我不敢想象我不在她的世界时,她的样子,或许在心里已经想了千百遍,但是每一遍都痛彻心扉,我想要找到她,用这一辈子来补偿。”

  “我因好奇进入她的世界,却没想到进入了雨的世界,一次一次被淋湿,所以有了拯救的欲望,我跟她说,我不知道我叫什么,也不知道我是死了还是活着,所以至今都没告诉她我的名字,现在我想起了一切,包括的我的名字,所以你听好,我叫程功”

  路上行人匆匆,没有人注意到这之间有位女子捂着嘴,早已泪流满面,他说他叫程功。她想,程功啊,原来你真的成功了呢!放大的脸显示在大屏幕上,他那认真的模样,仿佛看到了她一样,他说

  “梦雪啊,我叫程功,程功的成,程功的功,你看,我成功了呢,你呢?你想我吗?还在那漫天飞雪的梦境中吗?你当时说的愿望还算数吗?还有你说的:其实,没有什么以身相许,连心都向着你这边的,何况我呢?你说这样就够了,是吗?你现在在哪里?还记得我吗?

  ”

  最后的几个字,男子似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,脸上闪过痛苦的表情,说懵了记者,看呆的媒体,只有他眉眼依旧,我在街角等你,不管你来不来,看不看见,我会在那里等你,一直一直。

  她似是呆了,愣愣的向前走,却发现街角处有一人,似是熟识归来。她喃喃自语:医生,我看见我的梦中人正一步一步向我走来,你说,我该怎么办?

  经历了才知道,不管前面的路多艰难,多坎坷,但是我们终究没有放弃,毕竟漫漫人生路,谁又知道何时何地就能碰见那个人呢?

  〉〉〉???***

  后来的后来,她问他,你为什么会知道就是我呢?他只是眉眼弯弯,笑意盈盈的说,我不知道啊,但是我看见来来往往那么多人,只有你一人停在那里,傻傻的看着大屏幕,边看还边哭,像小孩一样……

  见她眼神之中充满杀气,只好摆正了姿势,认真看着她说:哪里有许多为什么,难道你与我相处的日子是没有的吗?你的一个眼神,一个动作,我都熟悉,更何况你的心。早已属于我的心,连着你整个人,我怎会认不出你?

  是啊,我怎会认不出你,在人群中傻傻站着的你,泪眼模糊的你,还有去医院询问医生怎么才能重现梦境的你,怎么会认不出呢?我的,傻女孩…

  【終】

回复

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
快速回复

Smilies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|立即注册
高级模式 意见反馈

手机版|Archiver|

宜昌社区网-宜昌论坛-三峡论坛-宜昌生活网-宜昌人的网上家园 ( 鄂ICP备17022453号 ) © 2013-   

返回顶部